义乌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安徽阜陽病毒疫情調查檢察機關密切關注事態

发布时间:2019-11-09 02:11:20 编辑:笔名

安徽阜阳病毒疫情调查:检察机关密切关注事态

本报 胡亚柱 南方都市报 鲍小东 安徽阜阳 报道

与4年前的毒奶粉事件相仿,千余儿童感染肠道病毒一事,把阜阳政府再次卷入舆论漩涡

3月上旬,阜阳市人民医院接收5例患病儿童,症状一样3月27日至29日,5例患儿全部死亡面对不明疾病,恐慌迅速蔓延但迟至4月15日,当地政府才公开此病信息:确有几名婴幼儿因患春季呼吸道疾病相继夭折,且这几例病没有相互传染联系

现在看来,这次辟谣显然是个极大错误,导致患儿迅速增加,甚至死亡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同样大规模发生手足口病的新加坡,今年以来该国手足口病病例累积已有9026起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引发诸如心肌炎或者脑膜炎等严重的并发症

而阜阳是又过了10天,官方确诊的权威信息才姗姗来迟此时,距发病初期已经一月有余

尽管阜阳政府极力辩解,但坊间仍有多数人认为,政府在试图通过“危机公关”,用极个别孩子的生命消亡,弥补行政渎职和决策荒唐民意一时汹汹

昨日,安徽省卫生厅通报,阜阳共报告肠道病毒EV71感染病例1520例,经全力抢救无效死亡20例目前可以肯定的是,第一个数字仍在不断攀升

怪病

一周前,2岁半的张开城突然“咳嗽、烂舌头、上腭起皮起疱疹,手心、脚心、腿根都起,里面好像有水”幸运的是,有人告诉张的爷爷:“你孙子被传染了,赶快到市里治”

但不是每个患儿都像张开城这样幸运怪病初期,看上去也许不怪,有医生将之诊断为普通感冒,或者水痘这一错误结果将导致病情延误

被媒体提及多次的沙香茹是第6例死亡的病例4月1日临近中午,奶奶张玉英发现他发烧爷爷沙启桂做了32年赤脚医生,便给孙子打了退烧针14时,沙香茹的母亲发现他手心、脚心起满米粒大小的疱疹翌日凌晨两点钟,沙香茹还能自己起床小便凌晨4点,沙启桂又给他挂了吊针40多分钟后,沙启桂发现孩子肺部已感染,立即拨打120凌晨5时10分,孩子被送到阜阳市第二人民医院8时30分左右,夭折

随着死亡人数增加,阜阳小儿怪病的传闻,通过各种渠道在坊间迅速传播,群众恐慌这到底是什么病有“小儿非典”、“人禽流感”、“口蹄疫”、“人瘟”、“手足口病”等说法不过,说法较为一致的是恐怖的小儿死亡速度,“只一两个小时,抽几下筋就死了”

官方在4月15日前没有公布任何病情进展但在28日的发布会上,媒体却被告知:医院其实已于3月31日将情况上报,省里也很快派出专家组赶赴阜阳此举,被当地政府艺术地形容为“外松内紧”

与官方的沉默不一样,民间自救自发启动有人上街戴口罩,有人把小孩从幼儿园接回家,还有人把小孩送到乡下消毒液热销,非典期间被人倚重的“板蓝根冲剂”也热销,价格从每盒7元涨至10元

正值清明前后,怪病给阜阳蒙上神秘阴影,恐慌加剧传闻外流

政府辟谣:技术失误谎报迟报

近百平米的儿科专家门诊大厅内,人头攒动,如同挤公交车般拥挤愤怒的患儿家长把导医台内的几名医务人员团团围住,不断发出吼声

昨日下午3点半,阜阳市人民医院为治疗人手不够的事,医患双方差点动手,场面一度混乱此后,导医台被移至大门以外,并增加5排座椅安置病人,矛盾也得以避免激化

焦躁情绪长期积酿而成“这种病会死人的政府以前瞎辟谣,现在又说重视,怎么我们排了3个小时的队,还没轮到检查”患儿家长李强(化名)怀抱小孩指责

4月15日,李强看到过市政府的发文那是当地媒体同时刊登、播出的《市医院儿科专家就出现呼吸道疾病问题答问》和《有关人士就近期阜城出现呼吸道感染症状较重患儿问题答问》等文件文件确认,该市最近呼吸道感染症状比较重的患儿,有“几例”已死亡经疾控中心专家流行病学调查,表明这几个病例没有相互传染联系,患儿家庭和他们接触的人群至今未发现类似症状的患者,“请转告群众不用担心”

而各级卫生医疗部门也接到阜阳市卫生局的内部文件,称死亡6例,因发烧、呼吸系统衰竭而死亡,仅属于“重症肺炎”

上述错误信息促使阜阳各幼儿园没有采取隔离措施,致使病情迅速蔓延一家幼儿园老师回忆,看到政府发文后,他们还逐一给家长,要家长把孩子送回幼儿园

一直到4月25日,当地所有媒体集中刊登、播报了《广泛发动,全民参与,积极防治小儿肠道病毒感染疾病》的

报道第一次将此病确定为肠道病毒EV71感染,也就是手足口病,“主要通过唾液、疱疹液、粪便污染的物品经密切接触传播,5岁以下儿童多发”,“少数患者出现心肌炎、无菌性脑膜炎和肺水肿等并发症,严重的可危及生命”

“手足口病当时专家也没有见过,政府也不知道,以前只是零星发病,也没有列入国家法定报告的传染病范围”安徽省卫生厅办副主任冯立中事后表示

如何反省

非典之后,卫生部专门发布《关于法定报告传染病疫情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信息发布方案》,国务院也于去年颁布《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于是,有人以此为据质疑阜阳市政府在迟报疾病疫情

但阜阳市疾病控制中心副主任万峻峰称,不存在迟报的事情据万介绍,在5个患者相继离世后,“有着26年临床经验的阜阳市第一人民医院儿科主任刘晓琳,于3月29日立即向阜阳市疾病控制中心汇报情况当时她感觉短时间内5名重症肺炎患者相继去世不太正常”

3月30日下午,又有两名患者死亡由于阜阳市卫生局调查组没有形成一个统一结论,3月31日,向安徽省卫生厅以书面形式汇报4月15日,安徽省卫生厅向国家卫生部求助4月23日,经过专家实验室检测,确定为肠道病毒EV71感染所致,引发手足口疾病以及并发症

万峻峰称,由于阜阳没有手足口病实验室检测能力,因此从发现疫情到确定疫情需要一段时间,阜阳市不存在迟报

但坊间却有人指其解释有违常识,“患者均以6岁以下儿童为主,都出现发疹、发烧政府4月15日怎么能说没有相互传染联系呢”

前晚,一名家长拿出一份政府下发的《防治肠道病毒71型感染口诀》给看:“政府要是早一点为老百姓着想,把它发给大家就好了”

4月28日,阜阳市召开发布会,给媒体提供一份《阜阳市小儿肠道病毒感染疾病防治工作情况》的材料在这里,根本看不到政府的歉意或反省,相反,4月15日登报辟谣的内容已被巧妙“屏蔽”耐人寻味的是,材料提到一个专门的工作措施是“积极应对社会反应,维护社会稳定”,要求公安等部门“坚持先行一步,充分考虑可能出现的情况”

如今,越来越多的人关心阜阳这次肠道病毒感染事件算不算“疫情暴发”

安徽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认为:“根据流行病统计学的标准,只有通过近几年来该地同一病例发生的频率,通过计算才能认定是否为疫情爆发,而这又是一种常见病,每年都有一定的病例,但是否有统计学意义,还需要进一步评价”

为什么又是阜阳

安徽省卫生厅会同财政厅已向阜阳市紧急拨付150万元专项经费,阜阳市财政也划拨120万元经费专项用于防治工作但医疗资源却很紧张,患儿住院甚至需要“走路子”

广大患儿需自行垫付高额住院费用张开城住院6天,已花去医药费千元家长说:“我们参加了新农村合作医疗,药费也许能报销,其他不清楚”程见龙(化名)住院1周,已花4000多元医疗费,“要注射多针人体免疫球蛋白,很贵家里快承受不起”

有人认为,许多农村患儿得不到及时有效治疗,还与卫生、医疗条件较差有关然而,阜阳政府曾宣传,当地农村医疗条件不错,用以佐证的消息有:“阜阳建专用卫生室,农村染艾者可就地接受治疗”

4月27日,疫情在阜阳已传染千余人,阜阳市的幼儿园并未硬性停课在此4天前,各级专家已在阜阳市卫校召开紧急会议在此3天前,各级乡镇已领取消毒液,对辖区内公共场所进行消毒

一直到28日,阜阳市教委才发出通知,从即日起放假一周,5月5日起正式上课昨日下午,来到当地有名的育红幼儿园,发现大门紧锁,一个写有放假通知的黑板竖在门边显然,此前的一个多月,该幼儿园根本没有疏散儿童

可以与上述情况对比的是,4月24日,由于手足口病暴发,新加坡关闭多家幼儿园

阜阳方面表示,目前正加强疾病监测,对学校、幼儿园、村庄的环境卫生、饮水、食品卫生等进行治理和检查,全面开展防治工作

可阜阳的某些善后做法仍令人生疑昨日下午3时许,阜阳市卫生局办公室,一名女同志不接受采访,但给报上一个尾号为“888”的号多次拨打该号,不通40分钟后,通了,一名自称“市办王浩”的人说:“不用采访了,你们直接上看嘛”

阜阳市各医院、幼儿园也被安排“不准乱说”昨日下午,在阜阳市人民医院采访拍照时,相机险些被夺数名医务人员及保安威胁说“要报110”

死去的患儿家长不断向政府、医院讨说法,当地有关部门正集中精力做好安抚工作一名官员向不经意间诉苦:“搞得大家都焦头烂额”

坊间,“又是阜阳,又是婴幼儿”的慨叹声不断2004年4月,毒奶粉事件引起多名儿童殒命,当地有关部门言之凿凿说要吸取教训可仅过4年,剧情重复的悲剧上演,且当地政府的“捂盖子”手法依旧:让“专家”在该市媒体上辟谣

着名评论人“十年砍柴”昨天指出:我立马想起4年前该市主管教育卫生的副市长杜长平女士一席话,“我不想去引咎辞职,我还想继续干下去,我想找到了工作的薄弱环节和缺点是为了改正,是为了加强可在阜阳市政府上,杜女士还赫然在副市长之列中”

[1][2]下一页

用什么治疗心悸心律失常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