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乌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江南】校园奇事(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7:24:48 编辑:笔名
摘要:世上有许多关于灵异事件的传说。有些传说有明显的故弄玄虚、人为夸大的成分,但也有一些事件至今还不能作出科学的解释,或是作出的解释有点牵强。这篇《校园奇事》,是笔者根据初中时同学们的传说整理而成。其中几多真假?大家看完之后自有分晓。 楔子
时间是公元2006年初冬深夜,地点是C市一所公立初中。
在这所公立初中的八角教学楼里,一位少年蹲在漆黑的楼道尽头,也许是穿的衣服单薄,他竟瑟瑟发抖。
由于天阴欲雪,夜晚的天空像锅底一般漆黑。寒风呼呼地吹着口哨,时不时摇晃着八角楼的大门,发出“啪啪”地响声,好像想钻进来追寻那少年。
这座八角楼建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那双门坚守岗位很多年也实不容易,除了经受风吹雨打日晒,还要不时地承受学生放学时的拥挤,师生心中憋气时的踢甩。如今好不容易清净了,便借着风力任性地摇摆碰撞,发出恐怖的响声,似乎在发泄心中的怨气。
喧闹了一天的教学楼此时慢慢安静下来了。楼道那几盏不算太亮的声控灯,在门窗作响时像幽灵似地忽明忽暗,更添了几分瘆人的气氛。
学生们下午六点多就放学了,老师们忙了一天,早已没了精力在学校逗留,便纷纷回家享受天伦之乐了。门卫师傅腿有伤残,一变天,老寒腿便像抽筋似地煎熬。他只好将腿紧贴着暖气,也顾不得去教学楼里查巡了。
此刻,这栋八角楼里应该就只剩下这位少年了。
这少年名叫叶晓白,是这所学校的一名初一学生。他身材瘦小,留着张扬个性的遮眼发,一双丹凤眼在甩发时显露出,向人展示着他的帅气。
“唉,这都几点了,怎么还没来呢?”
叶晓白此刻已蹲得腿麻,便站起身嘟囔了一句,不时地在黑暗中走来走去,样子有点焦急,似乎在等待着谁的到来。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天气越来越不好。叶晓白叹了口气,打算离开了。突然,他听见有人轻轻喊叫。他下意识四周回看,却无人无声。一种恐惧使他头皮发麻、头发直起。
在这漆黑寂寥的楼道里,还有谁会在?他想可能是错觉吧,便擦把冷汗,又打算离开。
这时,他听见身后声响又起。他屏住呼吸搜寻,声音来自一间房子里。虽然心里害怕,但好奇心却驱使他一步一步地接近那间房子。
他知道,那是一间封闭很久的房子,从没见那房门打开过。他蹑手蹑脚走到门前,竖起耳朵贴门倾听,虽然听得不太清楚,但仍能确定是个女子的声音。
一般人对此都会选择逃离,毕竟从尘封的房间里发出女子的声音,的确令人恐惧。初生牛犊不怕虎。或许是年少轻狂,叶晓白的好奇心战胜了恐惧感。他轻轻一推,房门竟然虚掩着。
叶晓白走进去后,房间门被风重重地甩紧了……


“叶晓白今天怎么没来上课?”
冬天的黎明来的比较晚。已是早上七时了,但天还未大亮,初一三班已经进入了早读课。班主任李老师已年过半百,他兢兢业业授课几十年,以对学生管理严格、所代班级成绩好而著称。将近八点了,见叶晓白的座位依旧空着,李老师皱了皱眉头,走过去向叶晓白的同桌问询情况。
叶晓白同桌叫吴梓萌,平常少言寡语,上课被老师叫起回答问题都扭扭捏捏,是个性格内向、极爱害羞的女生。此时李老师问她叶晓白情况,她更是低着头,双手扯着衣角,蚊子似地怯怯地说了声我不知道,便再也不吭声了,头低得都差点钻到桌子下面。
李老师无奈地摇摇头,便不再为难她了。李老师翻开通讯录,找到叶晓白开学前留的手机号拨了过去。
“喂,您好!您是叶晓白的家长吗?”
“是,请问您是哪位?”
电话那头传来了有些苍老的声音。李老师知道,那是叶晓白的奶奶。
叶晓白的父母常年在外打工,一年也就春节回来和家人团聚那么几天。叶晓白从小都是由爷爷奶奶带大的。老辈人管孙子,标准就是让孙子温饱无忧便行,至于学习、教育就力不从心了。加上他父母为了弥补对他关爱上的欠缺,便以多给他生活费来补偿。
其实也并非叶父叶母无情,而是生活所逼。叶晓白所在的这个四线小城,发展速度比蜗牛快不了多少,就业岗位就像秃子头上的头发——稀少得很。于是很多年轻人都到外地去“淘金”、“追梦”去了。
叶父叶母也不例外,上有老、下有小,老人要看病,儿子要上学,以及日常生活开销,哪里不得“孔方兄”来摆平?其实他们也想过老婆孩子热炕头,一家团圆乐融融的生活,可是往往金钱与温馨是鱼和熊掌难两全的。何况叶晓白是个男孩,将来买房娶妻生子的开销可不是个小数目。于是,叶父叶母不得已奔走他乡打工,四处漂泊生活。
少年不知愁滋味,叶晓白虽然白天有时看别的同学有父母接送,羡慕地直咽口水;晚上时常梦见父母,眼泪就像开关坏了的自来水管——长流不止。
但叶晓白明白,他也有一个好处,就是爷爷奶奶管得不严,自己倒落得个自由自在。正处于青春期的孩子哪个不贪玩?于是,叶晓白经常通宵上网、夜不归宿。回到家爷爷奶奶问时,只说是在同学家做作业晚了,就不回来了。于是乎,对于叶晓白的一夜未归,爷爷奶奶已经习以为常了。
李老师便把叶晓白没来上学的消息告诉了叶晓白奶奶。叶奶奶听后自是十分吃惊,在电话里担心地哭出声来。李老师忙安慰几句,便决定前往叶家家访。只有和学生家人零距离沟通,才能了解学生旷课的情况。


当天下午放学,李老师便匆匆去叶晓白家家访。
李老师查了学生入学时填写的地址,知道叶晓白的家在南城区。
南城区是这座城市里的老城区,住着的大都是家境不那么厚实的人群。原来这里家境殷实的住户,都纷纷搬到新城区了,留下来的都是些老弱妇孺、下岗职工以及买到二手房的农民工。于是,便有人戏谑这里是“贫民窟”。
李老师的家也在这老城区。他两口虽然都是干了几十年的公办教师,但却被儿子买新房、办婚事掏了个精光。所以,李老师对于南城是非常了解的。他走进一条像迷宫一样、窄小偏僻的小胡同,经过七问八问,终于找到了叶晓白的家。
原先这里是个村落,随着时代变迁,就变成现在的“城中村”。原本当地政府打算将这里的棚户区全部拆除改造,却因一些“钉子户”的条件谈不妥,于是便这样搁置了下来。
李老师敲了敲门,几分钟后,门开了,一位老头站在李老师的面前。
“您是叶晓白的爷爷吧?”
老头点了点头。李老师忙作了自我介绍。老人从脸颊挤出一丝微笑,将李老师迎进家。
李老师进来后四周上下打量,只见家里不到三十平米大,陈列着几样简陋陈旧的家具。因为住房是以前用砖拱的窑洞结构,呈弓型房顶,四角有几条密密的蜘蛛网。
叶晓白的奶奶起先躺在床上,见来了人便挣扎着坐起来。李老师坐在一把有些年头的木椅上,那木椅好像认生,竟“吱吱呀呀”地抗议起来。
叶奶奶招呼老伴给李老师倒一杯水,叶奶奶抱歉地说,自己接到孙子不见了的电话后,血压升高,竟摔了一跤。
叶家爷爷从暖壶里倒了一杯水递过来,李老师接过,心里很不是滋味。这年头饮水机已经“飞入寻常百姓家”了,但叶家还是蜂窝煤烧开水,可见其生活水平不怎么好。
李老师说了声谢谢,便进入主题。据他的印象,叶晓白成绩虽为一般,但上课却从不捣乱。据同学们讲,叶晓白在课下较为活波,谈论电脑游戏如数家珍。
叶家奶奶也点头说,叶晓白确实喜欢上网,她也听一些邻居说晓白有时还在网吧玩通宵,真是造孽啊!恨铁不成钢之情溢于言表。
李老师皱了皱眉头说,既然早知道,就该严加管教。叶爷爷低头道:“也怪我们太溺爱孙子了,加上他现在性格叛逆,根本就不听我们的话。”
李老师在了解了一些情况后,猜测叶晓白很可能是贪图游戏才逃学的。他嘱咐叶家爷爷奶奶在叶晓白回家后,一定要好好管教,并立即告知他。如果孩子第二天没回来,就要向公安局报案。


“您好,您是叶晓白的班主任吗?”
“是,你们有事吗?”
“我们是城区派出所的,请您配合我们协助调查叶晓白失踪案。”
一天早上,李老师正在上课,校长亲自将他叫出教室,两位民警向他说明了来意。
叶家爷爷奶奶报案后,民警见从他们那儿问不到什么有用的线索,就希望从学校这里能找到蛛丝马迹。
李老师也说不出个所以然。班里有六七十个学生,叶晓白又不是特别出众的,李老师根本没精力去关注他。但是为了配合警方,了解叶晓白近期有没有什么反常情况,他便先叫来叶晓白的同桌来问。
面对李老师、警察的问话,吴梓萌更是脸红耳赤、心慌气短,一问三摇头。李老师无奈地对两位民警苦笑:“这位女生一直性格内向,问她估计也问不出所以然,还是再找其他人吧。”接着又问了与叶晓白关系较好的几个男生。不知是见到警察害怕,还是玩性过大、满不在乎,对于民警的问题,几名男生也是一问三不知。
案件一时陷入僵局。
民警一方面建议叶晓白爷爷奶奶与孩子父母取得联系,从多方面了解孩子的生活,只有了解的越多,才会有新的线索。另一方面民警也通过网络媒体刊发寻人启事,同时让学校发动学生帮助提供有关线索,增强寻找力度。
然而叶家爷爷奶奶却不同意与叶晓白父母联系,因为儿子儿媳打工前把孩子交给他们时,是完好无损的。可如今叶晓白不翼而飞,儿子儿媳不知该怎样怪罪他们。再说儿子儿媳在外奔波够辛苦的了,假如他们听到这消息会怎么样呢?
李老师与警察多方开导叶家爷爷奶奶,希望能以大局为重。如今只有和家长联系,才会多一分找到孩子的概率。再说如果真的找不到孩子,那就必须告诉他父母啊。众人好说歹说,才把叶家爷爷奶奶说通。
叶父叶母接到爸妈的电话不敢耽搁,立刻赶回老家。叶母一听说儿子丢了,便只是埋怨老俩口没有把孩子照顾好。叶奶奶只是哭泣,叶爷爷一直叹气。叶父还算冷静,立马配合警方分析叶晓白失踪的可能性。
几天下来,叶家上下鸡犬不宁,每个人都心事重重。李老师也时时担心着叶晓白的安危,毕竟叶晓白是他班里的学生啊。


“传说咱们学校几年前死过人,就在四楼的那个厕所里。听说那里晚上闹过鬼。”
“你说,叶晓白的失踪会不会与闹鬼有关?”
……
近几日,这所公立初中闹鬼的传说四起。有许多好事之徒竟将叶晓白的失踪与灵异传说扯在了一起。
原本灵异事件就是空穴来风、无稽之谈,可同学们的议论,却引起了校领导以及初一三班班主任李老师的关注。
原来这学校曾经在六年前就有过闹鬼的传言,并传得沸沸扬扬,一些胆小的学生都吓得不敢上学了。最后经过校领导与老师们的多方辟谣,并开除了两名危言耸听、传播谣言的学生,才将闹鬼谣言刹住。从那之后,学校闹鬼就成了禁词,谁也不许公开议论了。
按照校长的要求,李老师利用班会课时间开始辟谣。他要同学们相信科学,不要被一些乌七八糟的传言所蛊惑。并警告说,学校正在抓造谣者,谁再传谣,小心被开除。
班会课下了,李老师并未向往常一样收拾东西回家,而是坐在办公桌前独自沉思起来。一件往事慢慢地在他脑海里浮现出来……
那是2000年的冬天,李老师担任着初三四班的数学老师及班主任。他对学生要求非常严格,尤其在谈恋爱方面管得更紧。
但初三的学生正值花季、情窦初开,青春的萌动让他们对视为“禁果”的恋情、爱情,即有几分憧憬,又有几分好奇,加上逆反心作怪,于是班里就有了那么几对男女搞起了“地下恋情”。
纸是包不住火的,时间一长,他们的“恋情”就被一些同学发觉。这种绯闻原本就是青少年热衷的话题,于是一传十、十传百,成了“地球人都知道”。
没过多久,就有班干部向李老师呈上了班内“谈恋爱”的名单。李老师过目后,大吃一惊。没想到连自己十分看好的学习委员张梦莹也在其中,更没想到与张梦莹谈恋爱的居然是本班内的一个“混小子”王钊。他心里想,怪不得平日里下课总看见张梦莹与王钊腻在一起,起初以为是张梦莹帮助王钊学习,却没想到他们“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李老师一气之下,在班会上将那几对谈恋爱的男女“批斗”了一番,并单独找张梦莹谈话。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张梦莹居然不承认她与王钊谈恋爱。“审问”王钊,王钊也死不认账。
也许是班主任的责任太重,总之,李老师认为学生在中学谈恋爱就是犯了“天条”。他实在不敢想象,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不一门心思用功学习,却忙里偷闲地谈情说爱,实在是十分荒唐,简直是自甘堕落。如果不加制止,任其发展,可能就会偷吃“禁果”,毁其一生。
于是,李老师从“生不教,师之过”的责任出发,抱着宁让今天受批评骂我,也不让明天考不到上学后悔的思想,狠狠地训斥了张梦莹。说像她这样下去,不仅自毁前程,而且还会辱没校风,真是辜负家长的希望、老师的教诲等等。
张梦莹毕竟是女生,而且平日里因为学习成绩好,都是听着老师的赞扬过来的,如今哪里受得了这种“有罪推定”的“审问”?之后就哭着跑出了李老师的办公室……

共 7284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在一所公立初中的八角教学楼里,一位少年蹲在漆黑的楼道尽头瑟瑟发抖。天阴欲雪,夜晚的天空像锅底一般漆黑。寒风呼呼地吹着口哨,时不时摇晃着八角楼的大门,发出“啪啪”地响声,好像想钻进来追寻那少年。楼道那几盏不算太亮的声控灯,在门窗作响时像幽灵似地忽明忽暗,更添了几分瘆人的气氛。这少年名叫叶晓白,是这所学校的一名初一学生。叶晓白此刻已蹲得腿麻,便站起身不时地在黑暗中走来走去,似乎在等待着谁。就在他打算离开的时候有个女人的声音叫他的名字。因为学校里曾经有过一个女学生张梦莹帮助差等生王钊学习,被被冤枉早恋,受不了批评,张梦莹割腕自杀闹鬼的故事。此刻听到女孩子叫他,叶晓白被幻影吓死。后来那个被张梦莹帮助过的男生王钊自强不息考上了大学,他拿着录取通知书来跟老师说明了当年的真相。不错的小故事。文章结构安排合理,语言流畅,情节跌宕起伏。倾情推荐共赏。【编辑:杨花】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510010012】
1 楼 文友: 2015-09- 0 18:15:07 一个惊悚的故事,读来令人深思。
回复1 楼 文友: 2015-10-02 11:16:04 感谢编辑的精心编辑,小贝遥祝国庆快乐。
2 楼 文友: 2015-09- 0 18:16:10 问好作者,感谢您给江南烟雨带来的精彩。期待您更多佳作,编按如有不当,还请海涵。
 楼 文友: 2015-10-01 18:07:59 发生在校园的奇事,让人深思,欣赏阅读,问好小贝,祝国庆节快乐
回复  楼 文友: 2015-10-02 11:16:58 感谢雪儿老师的关心,一篇拙作承蒙老师错爱,遥祝秋安。
4 楼 文友: 2015-10-01 19: 7:44 何许人也,竟如此高手。惊恐又和情理。小贝别被自己吓着。反正我是被你吓着了。学习了。
回复4 楼 文友: 2015-10-02 11:18:14 哈哈哈哈,世上本无鬼,皆因心作祟。
回复5 楼 文友: 2015-10-02 11:18: 1 感谢老师关爱,遥祝秋安。
6 楼 文友: 2015-10-01 22:58:11 奇幻诡异的感觉让人不寒而栗,却又顺其自然地娓娓道来,不错,欣赏学习了。
回复6 楼 文友: 2015-10-02 11:19:47 感谢江南社长点评,小贝当笔耕不辍。
7 楼 文友: 2015-10-02 19:54: 6 很不错的小说,有点侦探小说的味道,欣赏了,问好朋友。
回复7 楼 文友: 2015-10-0 08:05: 0 感谢文友支持,小贝遥祝秋安。冠心病的早期信号
小儿流鼻血怎么回事
婴儿有眼屎
孩子口舌生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