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乌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天狱之崛起第42章千物鼎

发布时间:2019-11-19 12:20:30 编辑:笔名

天狱之崛起 第42章 千物鼎

史棠在千物鼎的保护下逃走,李洛也没办法,那件法器很恐怖,刚才的反震明显是被动防御,却让他受了不轻的内伤,整个内府都有片刻的震动。

“下次要设法一击必杀,不然我无法对抗那个千物鼎,好在史棠没有能力控制使用,不然太可怕了!”

李洛喋喋自语着,徐徐返回兵营。

因为受了些伤,所以走得并不快,当跨进新兵营南大门的时候,已是深夜。

新兵营的气氛有些奇怪,不时碰到营内学员,几乎都是远远避让,神色间带着敬畏和害怕。更重要的是,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向这边聚拢,远远围观。

随着周遭的人越来越多,议论声也变得越大。

“他真的杀了史棠吗?”

“千真万确,史棠失去生命气息,超级手表失去主人,教官们第一时间就驾驶飞行器出去查看,利用超级手表的定位功能已经找到他的尸体,现在确认其死于兵斗拳,而这刚好是李洛找史棠决斗的时间,现在李洛安全归来,那不是他杀的,还能是谁杀的?”

“李洛以前在菜鸟营不是废物吗?怎么能杀史棠?”

“你不想活了?现在还敢这么说?”

“其实他以前就很特殊,说不定一直在隐藏实力!”

“不管怎么样,今后新兵营是李洛的天下了!”

“最初我还想在月底的考核中胜过他,我肯定是疯了!教官给他3S评级果真是有道理的!”

耳边不停传来嘈杂的议论声和赞美声,李洛本该多少有些自得,可现在他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心情越来越沉重,面无表情,给人很冷酷的感觉。

一路思索着返回住宅,刚走到花园外的大门,郝伯教官就在急速闪烁中来到身前。

“跟我来!”

李洛点点头,催动力量紧紧跟随。

两人很快赶到郝伯的居所,刚踏进房门,郝伯就凝重地开口询问:“你今天杀了史棠?”

“没有!”李洛摇头:“我发誓,史棠绝不是我杀的,虽然当时我很想杀他,可真没杀着!”

“你应该对我说实话!史棠不但死于兵斗拳,而且杀死他的力量强度也与你差不多,更重要的是那时候你与他正在决斗,不是吗?”郝伯教官深深地凝望着李洛的眼睛。

“郝伯教官,我真没杀到他,在营外战斗又不会受到惩罚,我没必要向您隐瞒!”李洛坦然与其对视。

许久后,郝伯教官深吸口气:“那你将详细情况给我说出来!”

李洛没有半点保留,将傍晚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地讲出。

郝伯听完,眉头越皱越紧。

“李洛,如果我相信你,那么意味着这件事将涉及到我都无法过问的程度,如果不相信你,那么反倒比较好理解!”

“为什么我说实话,事情反而会那么复杂?”李洛迷惑。

“很简单,史棠死的地方没有发现千物鼎,那么就存在三个问题。

第一,在炼狱训练营,一切带着力量的个人物品都将在入营时收缴,只有你手上的那串手链才是特例,你应该知道,这完全是因为强尼偏袒你!可史棠也保留着一个千物鼎,这就很不寻常,说明以强尼少将的感知力,当时无法察觉到千物鼎的存在,不然怎么会不收取?所以千物鼎最低也必然是天级赤石阶的灵器,而史棠来自荆襄世家联盟的史家,即便那个家族还不错,可还不至于强到能将天级灵器交给小辈挥霍的程度。综合起来,只说明史棠的身份很神秘,我们的资料有错!

第二,史棠在千物鼎这种层次的灵器自行保护下,还出现被兵斗拳杀死的情况,说明杀他的人非常强,可以在限制住千物鼎的同时,还能随意压低出手力量,除了天级强者,我想不到还有别的可能。”

“有没有可能是对方偷袭,在史棠用千物鼎保护自己之前杀死?”李洛插话问。

郝伯教官摇头:“如果按你的说法,那么就不可能,因为他就死在你所描述的那个悬崖旁边不远,可你告诉我的却是他跑了,我们还查过你们那时的位置记录,他的超级手表失去主人的时候,你的超级手表信号就在那个位置,这说明什么呢

?”

“不可能!我当时什么都没察觉到!”李洛惊愕地说。

“是的,那么能让你在毫无所觉的情况下,无声无息做到这一切,只能是天级强者,而且还应该在天级黑铁阶以上,这就引出第三个问题,这样的强者是怎么进入新兵营秘境的?为什么要杀史棠?为什么要嫁祸给你这样的小家伙?没有意义!”

说到这里,郝伯教官深深地看向李洛:“因此,一种是你在说谎,史棠根本就是你杀的,这样会很好解释。第二种就是如你所说,可那意味着很多无法解释的情况,至少现在无法解释,不是吗?”

“教官,您的意思就是说,我杀史棠的事情已经被确定?”李洛皱起了眉头。

“至少绝大多数人都会这么认为,不然你觉得一个天级强者吃饱了没事儿,跑来陷害你?哪怕他与史家有仇,那也完全可以直接挑衅,让你插入进来算怎么回事?再者,炼狱训练营驻扎的将军们不是摆设,对方怎么混进来的很成问题。”

“郝伯教官,可我真的没有说谎!”

“李洛,现在我信不信你已经不重要,因为这件事发生在野外,所以并不会对你造成惩罚,我只是想提醒你,今后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因为世家联盟中的史家很可能会想办法报复。”

李洛从郝伯教官那儿离开,真有种无奈感,事实上就连他自己都在怀疑是否记忆出现错误,毕竟郝伯教官说得很对。

可理智却告诉他,这里边一定有阴谋,他清楚记得傍晚时究竟发生了什么。

漫步回到住所,李洛越加郁闷,坐在沙发上想了许久,仍然毫无头绪。

当他暂时放下这些烦恼,起身准备洗澡休息的时候,眼角的余光却突然瞥到缕缕晶莹的光芒,不经意间转头一看,瞬间惊得目瞪口呆!

那散发着淡淡光华的东西他再熟悉不过,今天傍晚已经看得非常仔细,而刚才他又不断回想了千百遍。

“千物鼎!!!”

李洛倒抽口凉气,彻底陷入迷茫之中……

千物鼎样貌古朴,鼎体呈圆形,三支足,两个提耳,鼎身有近千种奇奇怪怪的生物图纹,非常精美。

此时它静静悬浮在房间角落,散发着缕缕微光。

“为什么?究竟是谁干的?为什么又要将千物鼎给我?”

李洛喋喋自语,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此刻的震惊。

很明显,那个真正杀死史棠的人根本不在乎千物鼎,可一个连天级灵器都不在乎的强者,有什么必要杀一个小小的史棠?又有什么必要陷害他?现在又为何要将这东西送给他?这些疑问无论怎么解释,仿佛都无法说通!

“留下,还是扔了?”

李洛有片刻的纠结,做出了选择。

“不管留不留,这件事都已经落实到我头上,今后肯定有无数麻烦,送上门来的天级灵器,为什么不要?”

自言自语着说完,他果断走向千物鼎,心中更是非常激动。

天级灵器啊!这在以前,从来只出现在梦里!

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宝物,这是足以引起厮杀的宝物!

在千物鼎前站立许久,淡淡的微光映照着李洛喜悦的脸颊,这一刻让他彷如做梦般不真实。

一年前,天级这个词在他心中,还只是高不可攀的云端!

现在,天级的灵器就这么轻易拥有!

李洛伸出手,徐徐放到千物鼎的边沿,一缕精神意念穿入鼎中,没有受到任何阻拦,没有受到任何排斥,很快彻底融入。他能感受到,这件灵器已经属于他!

片刻的沉寂后,千物鼎剧烈颤抖,一段信息随着意念缓缓传入脑中。

可惜,这段信息的绝大部分都处于奇妙的隐匿状态,唯一可以读到的两个含义是,催动此鼎发挥威能需要很强的力量,而他现在还差得远,另一个信息是千物鼎具备强大自主防御力,只要召唤其现身就可以触发,但若是主人自身力量不足,会消耗主人的生命力,抵御越强大的攻击,消耗越大,这也是李洛目前唯一可以使用的能力。

由于可以读到的信息太少,李洛很快便睁开了眼睛。

此时千物鼎已经从原地消失,他掀开自己新兵套装的衣领,清楚地看到胸口处有个小小的鼎状图纹,正是千物鼎的模样。他不自然地露出笑意,心中有种满足感,虽然这小鼎还不能用,但即便看着也很舒服。

满意地欣赏完胸前图纹,李洛正准备洗澡睡觉,已经沉寂很久的玉石小塔却突然挣脱绳子,猛地飞到空中。

“小塔!!”

李洛惊喜莫名,那次惊天动地的突破,玉石小塔帮了非常大的忙,最后连塔身都出现长长的裂痕。

可自此以后,小塔便陷入沉寂,久久没有反应,尽管李洛心里非常担心,可连小塔究竟处于什么状况都不清楚,真的无能为力,只能在夜晚睡觉前,偶尔抚摸着那道裂痕,心中默默呼唤。

相比较于李洛的兴奋,小塔明显很生气,在空中不停乱串,最后直接对着李洛的头猛敲。

“哎呀!别敲了,别敲了,我没惹你啊!”

李洛东窜西跳,不断躲闪,其实他感觉自己现在已经能够抵抗这种攻击,可却没有使用任何力量,只是寻常地躲闪,因为他不愿意对小塔表现出任何意义上的攻击性,这是他心中认定的亲密伙伴。

小塔似乎气坏了,虽然停止继续敲打,但却迅速扑到地上不断虚写着文字:“我为你受那么重的伤,你竟然让那个破鼎占我的位置!可恨!”

小塔情绪激动,写得很快,又是虚写,李洛只能从其笔画痕迹来分辨,若非他们已经很熟悉,恐怕真的看不懂。

可这句话却让李洛茫然不解:“小塔,你不是喜欢吊着绳子挂在我脖子上吗?怎么千物鼎也影响到你了?”

小塔迅速写着:“胸口部分是我的,都是我的,里里外外全部都是我的,让那破鼎给我滚开!”

李洛无语,无奈地道:“可我怎么让它滚啊!”

这次小塔没有再写,直接飞到李洛胸前,盘旋飞舞两圈,随之对着他胸前那鼎状图纹狠狠撞去,塔身还释放出奇异的蓝光,星星点点的蓝色能量围绕着它,划出一道绚丽的蓝色轨迹,非常漂亮!

刹那间,胸口传来剧痛,李洛也死死忍着,不愿小塔生气。

鼎状图纹明显抖了一下!

片刻后,小鼎图纹犹如有生命般复苏,三支鼎足快速奔跑,像是躲瘟神那样,“嗖”地蹿走,眨眼就从胸口跑到肩部,随后晃荡了下,似乎在考虑去哪儿,最终选择了左手前臂,就此沉寂下去。

此时,小塔才慢慢平静下来,飞到地上再度写着:“破鼎,居然敢抢我的地盘儿!”

李洛有些哭笑不得:“小塔,你最近怎么了?为什么呼唤都没反应?”

“还不是因为你,但我也不知道那天怎么回事,莫名其妙就进入你的内府空间,然后就那样了,总之那天我迷迷糊糊的,说不上来!现在我受伤很重、很困,要睡很长很长时间,你自己保重。还有,不准再让人占据我的位置,那是我的!不然等我再度醒来,我就、我就、我就……我就哭给你看!”

“你这威胁……”

李洛话还没说完,小塔已是“嗖”地窜回他胸口,但这次没有挂到那根绳子上,而是直接融入胸口的皮肤,留下深深的图纹,那图纹上仍旧有道长长的裂痕,让李洛看得颇有些心痛。

“小塔,难道你也是件高级灵器吗?”

随着接触的世界越来越广阔,李洛懂的东西也越来越多,当初虽然知道灵器,可从不知道真正高级的灵器能自主行动,因此初见小塔时才会那么惊骇,可也正因为知道的越多,也越感受到小塔来历的可怕!

可小塔是在他最落魄的时候来到他身边,帮助他、陪伴他,彼此建立起深厚的感情,所以他什么都不在乎,在他的心中,不管小塔是什么,来自哪里,有什么危险,可至少现在,它是亲密的伙伴!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