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乌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公墓上的小女孩

发布时间:2019-10-23 19:38:33 编辑:笔名
田里朝我们这边急速狂奔,两只电筒射出的光上下剧烈摇晃,水被急促的踢溅起来啪嗒啪嗒的响,水和泥的阻挠使他们看上去似两头暴怒的公牛,两个十六岁的娃子迸发出来的野性尽在于此! 是什么东西?毒蛇?猛兽?不可能!这四处都是田地,没有什么深山野林供其藏身,那究竟是什么呢?在这祥和的村子里?我的脑子白茫茫一片,惊奇的看着他俩在眼前滑过一道漂亮的弧线,接着跑进了一块土里,继而隐去了电筒光后便消失在了黑暗中。我回头看野土和伍佰万,他们已鬼魂般没了人影,唯独表弟和我一样木纳的里在原地,像一段呆木头。顿时,我只觉得天宇下、山冈上、草木丛中、水气里无不飘荡着一种如魂灵的神秘,一个哑谜。 突然田坎上有了亮光,模糊的似乎有个东西在动,那光仿佛就是那东西瞳孔里射出的一线,一个声音发出“不要动”。 我心里一团糟,什么也来不及想,拔腿便跑。 “不要跑”,身后另一處傳來一個沙啞而嘶聲力竭的聲音。驚恐一下子穿透了我的五臟六腑,他們一定是要抓我,為什么要抓我,我與他們無怨無仇,而且非要選擇在這夜深人靜人們都睡下的時候,那就是――他們是閻王派來的兩和無常!我仿佛已經看到了兩個身著縞素長衫、披頭散發的地獄使者,他們青面獠牙吐著血紅的舌頭,瞬間又幻化為無數個無常,拖著一塊塊白色的殮尸布,潛藏于黑暗中的各個角落,只要我一經過便把我包裹起來,然后將靈魂與軀殼分離,軀殼拋在荒野化為一撮灰、一縷煙,而靈魂裝入一個大口袋,口袋里表按捺不住哥們已經在那里等我了。 “再跑我一飞棍叉死你” 那个沙哑的声音再次传来,透着威猛。那声音是什么东西?那是他们的黑话,他们的暗号,行动的口令,进攻的号角。什么“飞棍”,分明是为我预备好的裹尸布,我已经陷入了他们的层层圈套,黑夜应和老天杀害天真的恶旨,愈加增加了他的黑色好使我看不清路。啊!可怕的声音,人没被抓住,思想却已被擒,关入了牢笼中禁锢了起来。 慌忙之中,我只顾没命的逃。黑漆漆的,看不清路,踉跄的的跑过一块水田,又踉跄的跑过一块胡豆地,一脚踩空,整个身体悬空向两米以下的另一块土里扑去,直挺挺的摔在了地上,那一瞬间,只觉得一股强大的力量压住了胸膛,一时连气都出不了。 我被缚住了,裹尸布正在收拢,他们胜利了晋阳之甲。 一会儿,我和表弟便光着脚丫子立正站在一所农舍内,头上一盏照耀着屋子。一个中年人和一个老头站在我们面前审问我们,旁边还围了几个妇女和小孩,不知是看稀奇还是当陪审。 “为什么来偷鱼?”那中年人说。 “我们不知道那是您养的。”我辩解道。 “怎么会不知道?偷了多少?老头怒气冲冲的说,“去年我们被偷的两千斤鱼是不是你们干的?” “刚才我数了田里有三盏电筒,稀里哗啦那么多人跑,其他人哪儿去了?”中年九霄云外人怒发冲冠。 “叫你别跑,你不听!我真该一飞棍叉死你” 我一看老头握着的那根足有十斤重的铁撬棍,棍的一端略尖,磨损得白而亮,发着寒光,心里不禁后怕了起来:吗呀!我刚才在干什么,我在向活阎王挑战啊! 老頭和中年人的兩張嘴是兩銃連珠炮,婦女們嘰哩嘰咕的討論是槍彈,槍炮產生的火力織成了一張,將我們的最牢牢封住,不得有更多辯解的余地。最后,他們把我倆帶到鄉長那兒審訊,想弄明白去年的兩千斤魚是否與我們有關。鄉長幸虧有帶內智慧:“偷魚怎么會帶兩個小不丁點兒大的孩子,去年的事,更不會是他們干的。”于是我們又被壓回去。 回到农舍,那四个跑了的家伙已经回来了,一字儿蹲在门前坝子边上。他们自知我们被逮着,跑了和尚也跑不了庙,度人之腹今晚上的事不解决,定会找家长。 “叔叔,我们真不知道那鱼是您养的”憨宝摆出一副无辜的脸相,说话时,连那牙齿缝里也透武汉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宁夏好的治性病医院
淄博治疗阳痿费用
三亚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武汉治疗不孕不育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