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乌信息网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全球短期资金流向逆转新兴经济体宜保持警惕

发布时间:2019-11-29 02:39:45 编辑:笔名

有迹象显示,受通胀压力高企、紧缩政策预期升温以及地缘政治局势不稳等因素影响,全球投资股票型基金的资金流向已发生明显变化。据花旗集团2月11日公布的数据,新兴市场基金在截至2月2日的一周内共有30亿美元资金流出,发达市场则继续吸引资金流入。而资金流出一旦开始,就将持续6至8周,目前正处于资金流出的第3周。正因如此,与去年担忧热钱流入形成对照的是,进入2011年以来,新兴经济体对资金流向逆转的忧虑日渐增多。香港金管局前总裁任志刚2月9日呼吁,新兴经济体要警惕热钱撤离的风险。

对此,2月11日接受本报采访的中国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副研究员梅新育持相同观点。他说,在新兴经济体宏观调控面临两难境地以及美欧经济数据好于预期的情况下,今年全球资金流向逆转的风险增大,新兴经济体应保持警惕并须未雨绸缪加以应对。而银河期货资深策略分析师付鹏则认为,在美国寻找到新的经济增长动力以及美联储启动加息之前,新兴经济体对全球资金的吸引力依旧,资金不大可能大规模撤离。

股票型基金资金流向逆转

事实上,新兴市场股票型基金的资金流入减速或资金流出迹象始于2010年第四季度。原因是投资者担心新兴市场股票估值过高,且当地通胀压力高企,各国政府陆续出台措施抑制资本流入。2011年1月末、2月初则是资金流向的真正拐点。

资金流向追踪机构EPFR的数据显示,在截至2月2日的一周内,新兴市场股票型基金净流出70.2亿美元资金,为过去3年来最大规模。与此相反的是,发达市场股票型基金当周净流入资金66亿美元,今年以来累计流入334亿美元。其中,美股基金吸纳47.8亿美元,大型股票占28亿美元。

资金流向的变化已体现在近期全球股市的不同表现上。截至2月9日,衡量发达市场股市表现的摩根士丹利国际资本(MSCI)世界指数今年以来的累计涨幅为4.86%,本月涨幅为2.62%。其中,美国三大股指道指、标普指数和纳指累计涨幅分别为5.72%、5.03%和5.13%。而MSCI新兴市场指数则累计下跌3.57%,MSCI金砖四国指数更跌去5.15%。其中,印度股市累计跌幅高达16.43%。

多因素致短期资金流向生变

导致全球股票型基金的资金流向生变因素很多。在梅新育看来,主要有以下三个,首先,不少热钱主体认为目前新兴市场资本市场泡沫已经过大,泡沫急剧破灭并拖累整个经济重蹈日本覆辙和类似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的风险较大,他们急于落袋为安。其次,在热钱主体看来,新兴经济体正在进行的宏观调控步入两难境地,要抑制通胀、防止经济过热就必须加息,而加息一方面可能导致资产价格下跌;另一方面可能推高当地货币汇率,所以,从他们母国货币计价收益最大化的角度来看,现在退出新兴市场是最好的选择。第三,美国经济虽有动荡但正在复苏,欧洲经济去年也已经跌到谷底,特别是在美国结束零利率、重新开始加息周期之前返回美欧是个好机会。

不过,梅新育告诉,今年是否会出现资金大规模撤离新兴经济体则取决于美国实体经济部门的复苏步伐。假如复苏情况较好,美联储今年年末应该就会启动加息周期,这将触发热钱大规模撤离新兴市场。

鉴于美元套息货币是本轮国际金融危机后全球主要的资本流动来源,付鹏认为,资本大规模流出新兴经济体的概率不大,除非美联储启动加息、美国寻找到新的经济增长动力。他说,短期的资本流入即热钱,其在中国等新兴经济体的获利空间不大,因政府正在控制资产泡沫,以免重蹈日本覆辙。因此,至少在中国,流入的资本很多是长期的,旨在投资而非投机中国。全球经济目前保持着跷跷板效应,即新兴经济体增长强劲、美欧增长缓慢。整体来讲,未来跷跷板会逐步平衡,但这需要花费较长时间。因此,今年新兴经济体的增速虽有所放缓但仍快于发达经济体,其对资本仍具吸引力。付鹏说。

未雨绸缪应对热钱撤离风险

根据任志刚的说法,目前国际金融市场正处于动荡时期,很多过剩的流动资金迟早会撤离,新兴经济体必须提高警惕,以免资金撤离引发金融危机。

梅新育对新兴经济体提出以下建议:首先,现在需要加快金融危机国际救援安全建设,比如说与有实力国家签署货币互换协定等,这是长期任务也是短期任务。国际货币合作由低到高分为国际融资合作、联合干预汇市、宏观经济政策协调、联合汇率机制、统一货币五个层次,现在为防止冲击可以在不太长时间内做的是前两个机制建设。其次,现在必须抑制资产泡沫,为此要克服国内相关利益集团的羁绊,主动采取措施力争经济实现软着陆。第三,在推行紧缩导向政策的同时,还需要做好政策转向的准备。第四,在国际社会上与其它遭受类似冲击的国家共同行动,尽可能削弱一些货币霸权国家企图通过货币政策调整嫁祸于人的道德风险。

为了防范可能发生的资本突然外流,此前接受本报采访的野村证券亚洲(日本除外)首席经济学家苏博文认为西方已经在做、亚洲经济体也需要做的事就是收紧和整合财政政策。梅新育认为这一建议很有道理,这也是为日后资本流动逆转爆发时加入需要扩张型财政政策而准备弹药。亚洲很多国家都需要在这方面下功夫,中国也需要整顿许多隐性债务,比如说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债务。

备孕期
雷州美食网
潮流饰家